富二代成版人抖音app破茄子

Posted On By admin

,最快更新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最新章节!

一张照片发给了远在默尔顿生物科技的菲恩。

当菲恩看到照片上那跪成一排的四个人时,微微的释怀浅笑了一下。

随后,费里克斯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大哥,封行朗太过分了!妹妹酒儿千里迢迢的去给他上门道歉,可他却让我们的妹妹下跪!”

手机里,费里克斯愤愤不平的说道。

“跪一下怎么了?他亲生的儿子和女儿不都跪着嘛!”

菲恩知道:妹妹酒儿这一跪,婚肯定是离不成了!而且这也代表封行朗接受了妹妹姜酒的道歉。

所以菲恩才会释怀。

“……” 费里克斯语塞了一两秒,“他亲生的跪,归他亲生的跪!酒儿又不是封行朗亲生的,凭什么让我家酒儿跪啊?”

“正因为亲生的和不是亲生的都一起跪着,那才证明封行朗对自己的晚辈不分彼此!一视同仁!”

菲恩张开那张照片放大了一些,先是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又扫了一眼一旁的封林晚和邢十五……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了封林诺身上。

清纯美女腰肢柔软挡不住的青春气息

即便跪着,也遮掩不了他那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

“封行朗要跪让他自己亲生的去跪好了!我想把酒儿带回默尔顿了!我们默尔顿古堡里的公主,用不着这般给别人低三下四的下跪道歉!”费里克斯是被大哥菲恩安排过来的。一并去申城的,还有迪卢卡和两个孩子。、菲恩担心封行朗不会接受妹妹姜酒的道歉,便让两个弟弟把小小诺和小小米也送了过去,

想增加一下封行朗原谅妹妹姜酒的筹码。

现在看来,应该是不用两个孩子出面了!又或者等姜酒跟封林诺跪结束了再让迪卢卡带着两个孩子出现去缓和气氛。

“你敢!”

菲恩低厉一声,“难道你真想看到酒儿跟封林诺离婚吗?难道你想让封行朗撤资?难道你想让我们一家继续被默尔顿家族所控制?”

“大哥,以我们现在的实力,默尔顿家族的人根本就控制不了我们一家了!”

费里克斯哼哼一声,“整个默尔顿家族现在可是靠着我们一家在过日子,他们不敢造反的!”

“所以你就要过河拆桥?想让妹妹酒儿跟封林诺离婚,然后把封行朗一脚给踹开?”菲恩怒声说道。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这个封行朗也太不给咱家酒儿面子了!”

费里克斯又嘟哝一声,“酒儿都这么大了,还要给别人下跪……你这个当大哥的不心疼呢?”

“我一点儿都不心疼!”

菲恩沉声,“人家亲生的儿子和女儿都还跪着呢,酒儿一个儿媳妇怎么就不能跪了?再说了,也是酒儿有错在先,给长辈下跪道个歉,完合情合理!”

“那也太没自尊了吧?什么人呢?凭什么让我妹妹下跪啊!”

费里克斯还是接受不了自己妹妹给别人下跪这件事儿。

“费里克斯,我可提醒你:不要去掺和酒儿跟封林诺夫妻之间的事儿!”

菲恩怒声反问,“难道你还真想看到他们俩个离婚呢?”

“那也不能用下跪的方式去求封家不离婚吧?也太没骨气了!”

费里克斯还在不满的嘀咕着,“我们默尔顿家族会一辈子都被人看不起的!”“呵呵!你现在觉得默尔顿家族会被人看不起了?当初我们一家算计封林诺和封行朗父子的时候,怎么没想着要被别人看不起啊?现在我们如愿以偿了,就想过河拆桥是吗

?”

整个默尔顿家族,菲恩或许是唯一一个三观正放得端正的成员。

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那么点儿唯利是图的意味儿。

而且还是以他们母亲阿里娅为首的唯利是图!

所以说,菲恩能出淤泥而不染,真的是很难得了!

费里克斯默了声,虽说觉得大哥说得在理,但哼哼着反正还是不服气。

“封家人还说,要饿着酒儿呢!让下跪不说,还不给东西吃……也太没人性了吧?这什么家庭呢?简直就是火坑嘛!”

费里克斯觉得妹妹的确是太委屈了。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也忍受不了了。

“那封林诺和封林晚两兄妹给吃了吗?”菲恩沉声追问。

“也没有……那个林晚就吃了几块一个小女孩子给的什么小饼干;就分了酒儿两个!两个小饼干能抵饿吗?”

费里克斯言语里透着对妹妹酒儿的心疼,还有对封家的不满。“行了费里克斯,既然酒儿现在已经是人家的儿媳妇了,她想跟自己的丈夫一起跪着,你就由她去吧!再说了,封行朗最心爱的宝贝女儿不也跟着一起在跪吗?你以为封行

朗心里就好受了?”

菲恩能感受到封行朗这个父亲在让四个孩子下跪时,是有多么的心疼和无可奈何。

“大哥,我觉得你太懦弱了!”费里克斯不满的哼着气。

“那你想怎么做?带着酒儿回默尔顿?那也要看看酒儿愿不愿意跟你一起回来啊!再说了,跪一下又能怎么样?你跟迪卢卡,不也经常被母亲罚跪么?”

菲恩耐心的跟弟弟费里克斯讲着道理。

“那怎么能一样呢?我跟迪卢卡那是给母亲下跪!跪天跪地跪父母又不丢人!”

费里克斯还在替妹妹姜酒打抱不平。

“那封行朗跟林雪落就不是酒儿的父母了?!”

菲恩晓之以理的举例反问道:“以后等你有了妻子,你妻子忤逆了我们的母亲,你是直接跟你妻子离婚呢?还是让你妻子给母亲道歉呢?”

“如果我妻子敢忤逆母亲,我肯定休了她!”

说完之后,费里克斯便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大哥菲恩的坑中了。

“酒儿也是封林诺的妻子!而她几天前刚刚忤逆了一个把她从水深火热的默尔顿家族中解救出来的恩人!而且这个恩人还是自己丈夫的父亲!”

菲恩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费里克斯默了好一会儿,才哼声不服气的问道:“那封家人还不给我妹妹饭吃呢!!这分明就是虐待!”

“你是不是傻啊?不会机灵点儿啊!你跟迪卢卡,一个调虎离山,一个去投喂……就这点儿事还用我教你吗?”

菲恩浅吁,“再说了,封行朗只是觉得自己面子上过不去,哪会真想饿着酒儿和封林诺啊?再说了,人家亲生女儿不也跟着一起饿着嘛!”

“……”费里克斯突然就有了一个想法!

“行了大哥,我不跟你磨叽了!要跪,他们四个都得跪着!要是封行朗敢让我家酒儿一个人跪……那我这个当哥哥的,可不能坐视不管了!”

费里克斯说出了自己最后的底线。

“放心吧,封林诺不会让酒儿一个人跪着的!酒儿是咱们的妹妹,更是他封林诺的妻子!他比我们更心疼酒儿!”

总算是把这头犟驴给说服了,菲恩这才松了口气。

“就别提封林诺那个渣男了!!想也不想就说要跟酒儿离婚……我真想好好的打他一顿给酒儿出气!” 费里克斯再次抬杠。

“那也是酒儿有错在先!”

菲恩叹了口气,“咱们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的护短吧?!”

“我就护短!我妹妹可是天之骄女,默尔顿家族唯一的公主!凭什么要受封林诺那渣男的鬼气啊!”

费里克斯不服气的直哼声。“行吧……那就让封林诺跟酒儿离婚!由着封林诺抢走小小诺和小小米的抚养权!再让封行朗从默尔顿生物科技撤资!让大伯接管默尔顿生物科技!我们一家又能当傀儡了

!真好!”

菲恩说完之后,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尤其是最后那句:我们一家又能当傀儡了!真好!

着实扎疼了费里克斯的心!因为曾经的他们,的确过着那种生不如死的屈辱生活!